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伊人红妆

忙了。各圈圈务暂不能打理,抱歉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脉心香裁尘衣【伊人原创】  

2011-10-19 17:52:49|  分类: 【伊人音画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

 

一脉心香裁尘衣【伊人原创】

 一脉心香裁尘衣【伊人原创】 - 伊人红妆 - 【伊人红妆】

 

 

 一段栈桥下脚浅滩,浅滩篙草错纵鬼魅掌纹。

 才走阴雨未升皓月。两行灯光从天直照,对岸旺街,穿城槽河要热闹一半人间。湖连槽河,河里披红挂绿的游艇在湖口处荡看几眼又返转而去,花枝招展惟恐满城繁华不皆知,那边筑有凤阁雀楼,行吟城阙。

 幸有了这湖屏之,都市还留一径走幽不给鲜衣怒马。

 

两岸对倒岿影夹出水中央,由天光做祟描出烁缎之下一弯白藕滑肢。有匪姝子,如金如锡,如圭如璧,荡然一见,苦计如何覆她游龙戏凤掌。

何处调音管弦将身未归缘的人吹得一树飘摇。

一对夜蛙主动请缨,呱呱呱互不相让,要为湖水、篙草说清富寿荣禄。入秋之后一日水冷三分,可仍不减它们为别处命劫鼓腮关切的热情。

有匪姝子,终不可谖兮!露水,萍叶,就给他抄一条捷径吧。

 

开了朝水闲窗,撑起织架可是绣春江鸭暖的么。尖尖银针却难定念,她该扯亮窗灯看看赶来合岸苍萍是否受了篙草风言冷语,渐近又渐远,或是他们突觉得一旦两两相合从此就开不出自由天牌,又恐挥师远攻退无可退。

杂念万般,计划不如变化快。

渐行渐近又渐行渐远,你还等是不等,开窗一湖冷。

一窗灯火照去,左转,再直走,绕湖那岸灯火阑珊。你看,忘身游顾的可是那旧尘新泥羁旅芒鞋。

天灯,窗灯拍得人间两处戏,堤水还轻轻。

 

人肩早已不结青衫,郁郁黄花,心欲且留又不香,抬手问秋桂,不忍折稀枝。夜步如敲磬,磬音虽能闻,灵慧恐不及,添之架情难空,怕就怕落是个邯郸学步乱裁一匹离尘衣。

邀砚开示,如何晒响山林青苔?墨染片语轻云,自问何来又何驻?磨锭夜深深,沉钩累腕妄猜意,若得大欢喜就好触枕去眠。

 

扶栏一根烟火,萍痴水怨,烟云指间流。

萍随风转,是等萍还是等风。

 

风,萍,水,哪见有一个能是独自在?萍能动?水在行;水能动?风起;风何生动。自然之气亘古自有,亘古之有起于无明,无明可生觉,觉见缘生机。缘使岸萍循机而聚,使之失缘而散。哪个能自裁夺定,都是大道暗驱之,屈缘而行,行则证无明空性。

非说萍来,来是风曾来;非说人行远,远是这座青桥不直那头白水岸。如是想来,那远远近近的自了汉,那寻针又弃线的友情人谁曾主过情深浅。

幕下夜蛙,莫再曰“我”指人就要呱呱计算。

 

   那窗内人欲掸净新泥旧尘,就请先关掉那行照夜天灯吧。

四周寂静,扑通,不见岸蛙跃水,疑是夜风意乱情迷失足篙蓬。调音管弦还在苦恼如何安顿湖水,篙草,苍萍一摊声色,扶栏人胸中已经起磬音。四周漆漆,谁证明他驻足这桥舔舌吞喉,那跃水的声,响了就在。

  

这里水清浅,不养肥鱼虾蟹也不供人游戏,无打渔的搜身,又无渡船来裂骨,身心不被扰,白日和夜晚都可以闲闲无为,都能奶鼾,这也是她先天后天的机缘造化。目中无人无相扰,心中无我无法门。

栈桥上的扶栏湿了衣肘时,而今夜的湖都不知道傍晚曾经来过风雨这回事。

还是这湖好,达摩侧卧床。

 

路,尤其是夜路,是留给欲语还休之人的。驻在虚空无挂碍的湖岸布袋口沿,他欲填湖的安适与他之不能安榻的夜。    

一脉心香裁尘衣【伊人原创】 - 伊人红妆 - 【伊人红妆】

一脉心香裁尘衣【伊人原创】 - 伊人红妆 - 【伊人红妆】

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8)| 评论(14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